追梦无止境:记武警工程大学乌鲁木齐校区教授崔翛龙

作者:王玉山 杨启鹏 张锦星来源:新华社发布时间:2019-01-14 15:16:51
【 字号: 】【打印 】【 纠错

    提起崔翛龙教授,同事们都说他是出了名的“大满贯”和“急性子”。

    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、教学成果奖、教育技术成果奖和育才金奖;教研工作中,今日的工作绝不拖到明日,有了想法就立刻去执行。

    “科研工作不能做白日梦,早一日拿出新成果,战时就多一份胜算。”崔翛龙说。

    2006年,崔翛龙负责武警部队某新型一体化指挥系统开发研究,当时一无资料、二无团队、三无现成技术,而且同类型的系统研发,国内机构用了10年才完成。

    “我耗不起10年时间。”作为项目负责人,崔翛龙带头把床铺搬到研究中心,发誓要在两年内完成这一任务。困了,就在几把椅子拼起的“床”上眯一会;饿了,就泡碗方便面充饥。当研发工作的相关资料不足时,他连休息时间都“泡”在图书馆里。

    写下60多万字的读书笔记,计算用过的纸张摞起来有一米多厚……400多个连轴转的日日夜夜,崔翛龙带领团队圆满完成任务的同时,创造了全军多项第一。

    身在部队院校教研岗位,崔翛龙时刻想着的是一线的实战需求与指向。

    一天晚上,崔翛龙被一条新闻吸引:阿富汗战场上,英军利用智能手机上运行的弹道计算软件,创造了2548米成功狙击目标的纪录。

    崔翛龙深知,精确狙击在反恐作战中起着决定性作用。

    实战中,狙击手需要依据目标距离、风向、风速和射击高低角等进行计算,调整标尺。如果能用智能手机上的软件替代口算笔划,对于提升狙击精度有极大益处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,等不及课题正式立项拨款,崔翛龙自己掏钱购置了研发所需的设备,开始了研究工作。

    3月的乌鲁木齐,气温低至零下20多摄氏度。崔翛龙在落满积雪的靶场上持续工作了两个多星期——从100米距离开始,他每隔5米采用5种射击姿势各射击10次,打了上万发子弹,拿到了狙击步枪在不同距离和射击姿势下的弹着点数据。

    依照这些数据,崔翛龙成功推导出全军首个狙击步枪弹道模型,并制成了相应的手机软件。软件在武警新疆总队某支队推广应用后,很快就在实战中创造了一枪毙敌的佳绩。

    梦想在召唤,奋斗无穷期。

    任教以来,崔翛龙先后荣立二等功3次,三等功6次;研发信息系统20余项,装备配发部队10项,应用超百万人次。他所创建的“天山反恐云”系统,集反恐作战、指挥、训练、情报多种功能于一体,为武警部队反恐维稳提供了多元化的服务。

    “如果每名军人都一直抱有梦想,不忘初心砥砺前行,那么我们这支军队的明天会更强大,我们国家的未来会更美好。”崔翛龙说。


(责任编辑:陈丽娜)
相关阅读: